电台简介 节目介绍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简体 | 繁体
 
首页 新闻广播 海峡军事 闽南话广播 在线广播 影音点播 财经股票 海峡人 对台政策 海声论坛 电子杂志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广播 > 景艳看台湾
醉美山塘自在家
来源:海峡之声网  2016年05月17日 14:28    【字体:    】  【 关闭 】
 
 

  海峡之声网专稿(记者景艳)古城苏州是著名的江南水乡,城内水陌纵横,小桥悠然。就在苏州那么多的街巷之中,山塘街以它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精致典雅、疏朗有致的建筑、美景,有了“姑苏第一名街”的美誉。有民歌唱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杭州有西湖,苏州有山塘。两处好地方,无限好风光。”来自台湾新北市永和陈宗庸和他的太太,来自重庆的李红,现在山塘街经营着一家婚纱摄影楼、一家酒吧和几家融合了苏州手工艺和台湾创意的工艺品店。

  李红告诉我,当初之所以选择了山塘街,一方面是因为喜欢这小桥流水的优雅风情;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夫妻俩是在这拍的婚纱照;再一方面是因为先生陈宗庸有大宅院情结。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他们就在山塘街的小桥旁边租下了这里面积最大的一栋古宅:“这边有一千多个平方,外面是酒吧,里面有摄影,还有几家店是在那条街上。起初来的时候这条街基本上没什么人,后来才慢慢热闹起来了。”

  前往采访的时候正当冬季,游客并不多,但是河里停泊的游船,岸边林立的店家,古香古色的评弹会馆,依然显露着热闹的繁华。下午的酒吧,客人不多,零散地悠哉坐着聊天。也就在这里,我见到了李红的先生陈宗庸。和太太开朗、活泼、热情的性格有点不同,陈先生看上去非常温和儒雅,戴着眼镜,灰白而略长的头发。相比于台湾人,我的感觉他更象苏州人,有着一种水墨画的江南气质,而这种气质仿佛就是与这穿越千年风尘的山塘街相应和的,和它那石板流水的庭院相融合的。后来我才知道,陈先生的祖籍原是苏州。

  “我是1995年到大陆的,职业军人,三十几岁少校退伍。在台湾工作了两年之后,想到大陆未来的前景很大、很好,所以想到大陆来闯闯,看看能不能白手起家,能不能闯闯天下。我父亲以前是国民党党部的文官,浙江人,我母亲是无锡人。我父母亲在大陆原来都有另外一半,但到了台湾都是单身。因为历史原因,在台湾结合起来。我父亲原来的家在苏州,前妻跟儿子都在苏州,所以苏州也算是老家。我之前也来过大陆几次,那些同父异母的哥哥们都已找到,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有认识的亲人总是感觉稍微放心一点,所以就从苏州开始。”陈先生有同父异母,同母异父,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排行第14。而今,父母亲都过世了,分散在各地的兄弟姐妹却有了携手打拼的机缘。原本台湾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现在,除了一个姐夫和一个侄儿之外,其他的人都来到了苏州,侄女嫁的是一位苏州的男生。李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妹妹嫁的也是一位台湾人,夫妻俩也留在了苏州。这样一个大家庭里有好几对两岸婚姻。

  夫妻俩热情地带着我去参观他们开的小工艺品商店。左边的店卖的是各色的陶瓷紫砂茶壶,价格不贵,造型各异。夫妻俩很自得地告诉我,大都是他们自己开车到江西景德镇淘来的。李红说先生是军师,自己是唱戏的,意思是大主意都是先生拿,但买陶瓷都是夫妻俩各自按自己的心思选了买回来的。陈先生喜欢古色古香、精巧,古朴的;太太李红喜欢手绘的,风格清新柔美的。陈先生说:“我们台湾人身在台湾,总是向往中国的文化传统,所以这种文化传统的情结比较重一点,更喜欢这种古典的文化味道。这十年来,我接触文化圈、收藏圈比较多。苏州搞文化的、搞收藏这种传统东西的底蕴很深很深,包含现在很多年轻人。台湾会古琴的,也就几百号人,但苏州这个城市就有两千多人。古琴只是苏州小小的一项而已从事琵琶的、二胡的、昆曲的、评弹这种音乐的人更多了,还有很多传统工艺的东西,数不胜数,都有一圈一圈的人。单一个苏州,它文化的体量就不见得比台湾少,大陆还有好多像苏州一样有文化底蕴的城市。”

  店里的壶在架子上摆得满满的,李红说有花色的大部分是她挑的,没有花色的则是先生挑的,陈先生告诉我,他们两个人都喜欢买东西,不仅享受买的乐趣,还享受了卖的乐趣,所以,淡季的时候,两个人基本上是两个月去采购一趟,回来的时候,7人座的车就会塞满一车。到了旺季,就需要走物流了。说话间,李红带着我走到了右边的店,店里的员工客人都站起来和她热情地打招呼。李红告诉我,这家店也是他们夫妻俩开的,琳琅满目的却是串珠、挂饰、手链、刺绣等手工艺品,其中的许多都是李红自己手工做的。先生随手递过来一个木雕手机链,乍一看不显眼,仔细品味却是极精细用心的作品。

  陈先生和太太在山塘街他们总共开了四家店,请了差不多五十位员工。在这么繁华热闹的山塘街开店,一开这么多家,经营起来必定劳心劳力,夫妻俩是怎么起步的呢?这得从两个人结婚之前说起。原来,陈先生从军中退役之后曾经做过两年房地产,到苏州之后就转了行:“我前段婚姻也是在大陆上,一起做美容事业,但是大家好像互相没有掌握好夫妻之间的感情,所以事业做得的越大,感情越薄,我后来的事业统统给了我前妻。李红是1999年到我们公司来的,我公司里面员工很多,2006年偶然的机会才产生了感情。”

  李红最初在陈先生公司的培训学校当老师,2006年到陕西学中医美容。之前有一段长达八年的感情刚刚结束,按她的说法,到陕西有点疗伤止痛的感觉,也恰好在那个时候遇上了同病相怜的陈宗庸:“他一个人过了很多年,虽然说外面好像很风光,可是,一个人的生活也是很难过。一感冒半个月都没有人知道。挂水一个人去,吃饭一个人吃,有时候看他回家就拎着一瓶矿泉水、两个面包,做老板干嘛?还不如我过的。不过,一路走来,感觉他是一个比较可靠的人。做美容行业,女生很多,我们有三十几家连锁店,还有培训学校。员工近千,而且个个都是美女。能从花堆里捞出来又没有沾染花粉味的,我觉得是比较值得依靠的。比较巧的是在陕西遇到他出差,一起吃饭,后来又出来玩,慢慢地就感觉比较能聊得来。记得,那时候我打工很多年没见到彩虹。就在和他一起出去的时候见到两次,出去的时候见一次,回来的时候又见一次。”

  路遇彩虹,似乎预示着两个人的感情的初见霓虹。随着两人的交往越来越多,感情也越来越升华,最终终于走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两个人在山塘街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当时租下的大宅子空了多年,租下来之后,就想着做点什么,先是婚纱摄影,然后酒吧,然后小工艺品店,一点点慢慢加上去。李红说,只所以会想着从事婚纱摄影行业,除了自己是在山塘街拍的婚纱照之外,还因为这一事业本身的美好:“遇到的最起码是爱美的人,最起码是两个人结婚最好的时候、心态最好的时候,最起码每天面对的是幸福的人群,有爱有美。”

  应该说,两个人对事业都多多少少抱持着一种浪漫的情怀。都说万事开头难,但在陈宗庸与李红夫妻看来,刚开始的起步却是蛮顺的,也就是这个:“顺”让他们把事情想简单了,没有想到,骨感的现实也让他们经历了挫折,问题就出在他们的影楼经营上:“因为我们俩以前的同事朋友员工挺多,我们刚开张的时候给了我们很多的支持,给我们介绍过很多的客人。刚开始,我们对客流也缺少正确的评估,总想是做大一点,做得最好。我们最大的时候有员工一百多人。没有想到人多了薪水成本很高,而且做婚纱摄影有季节的要求,尤其在苏州,苏州人夏天是不结婚的,叫‘热婚’,‘热婚’就是说你不热昏头了你就不会结婚。冬天人家太冷了,人家也不会穿着礼服出来拍结婚照。这种季节的更替是我们以前没有考虑太多的。没想说淡季的时候会这么淡。有一年年底,后期公司一张单子过来――120万!把我们俩真的吓到了,那个压力是蛮大的,有点措手不及。所以,后来他才想到转型,开酒吧、开咖啡店,再把2楼影楼充分利用起来,现在比较合理了,都是现金来、现金转,没有以前那么多的后顾之忧。”

  跟随着李红踩在影楼的木制地板上,轻轻的“吱呀”声真让人有种穿越时光的感觉。这里展示的婚纱摄影样本,既有中国古典戏剧的韵味,又有着西方时尚动感的风格,陈先生说,这其中也融进了台湾婚纱摄影的理念,其实也融进了夫妻俩对于爱情的理解。 

  陈先生说,他们夫妻俩都是喜欢过些平淡的幸福生活的人,李红最吸引自己的是她的个性:“我感觉她的个性不是很追求金钱,不追求名望,她是喜欢过这种小小日子、小小生活的感情生活的人。这些年也证明确实她是这样子的人。我跟她在一起,她根本不需要我很大的事业,也不希望我有多少钱,她只是希望我们感情生活比较好,她就满足,心还是很小的。跟她在一起,我完全没有压力,比较幸福一点。”

  虽然说,夫妻俩有不小的年龄差距,但是两个人的感情却非常好。坐在一起聊天,大部分时间是李红说话,她总会时不时地看看先生,先生总是默契地回报一个暖心的微笑,两个人的恩爱总在不经意中显露出来。李红说:“反正,我就觉得大家都努力,各自做各自的,不要对对方期望要求太高,这样会过的比较幸福、比较简单一点。自己想要的东西自己努力争取,不要给对方那么大的压力。”

  都说重庆辣妹子,李红是个直性子,两个人相处也难免有心情不好的时候,陈先生往往选择沉默,主动打破僵局的往往是李红:“两个人吵了,过不去,我经常问他一句:‘你要不要跟我讲话,日子还要不要过了?’‘过啊,怎么不过?’他蛮拎得清的。我们俩属于那种给你台阶下就赶紧下的人。就是在生活习惯、管理方式方面有不同意见会争论,但不会说是真的去吵架,争到最后就想想看谁有理,那就听谁的,因为我们俩的目标是一致的,这次吵过了,下次就知道绕过去了。工作为了什么?工作就是为了我们俩过得更好。那如果是说为工作或经营,为这种事情我们两个来吵架,这份事业不做也罢。”

  陈先生说,最让他自豪的就是两个人的婚姻感情生活很好:“我们每天都会牵着手上下班,为什么我们的感情这么好?因为我们生活在大陆,如果我们生活在台湾,也许就没有这么好的环境可以让我们每天这么幸福快乐。因为外在的环境会影响到我们平常的感情生活。大陆做事业的氛围也好,生活的压力可能就不像台湾那么大,生活起来可能就比较愉快。许多两岸婚姻家庭选择在台湾生活,甚至说两个人分居,老婆在台湾,老公在大陆,一个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再加上台湾社会对于大陆人的歧视,就不会那么开心。”

  夫妻俩认为,目前大陆方面给予台湾人到大陆创业的包容心远比大陆人去台湾,台湾公众给予的包容心要大得多。李红说自己刚到台湾时,总会有人对她的大陆身份产生质疑:“很多台湾人没来过大陆,他们的思维可能停留在大陆这边生活条件很差上,认为我嫁到台湾去就是傍大款,是想过去过好日子。其实也不是这样子,他们想不到苏州发展的样子。如果说到台湾去,我没有亲人,又没有朋友,社会还不包容我,那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肯定会受影响的。所以,我也不想去那边生活,包括我妹妹,嫁了老公也是在苏州生活。不然,我就劝她分手。”

  说到台湾社会的误解,陈先生很不以为然:“我觉得其实人都是一样的,他们只不过原来生活得比较艰辛,所以思想观念上可能会有点偏差,但是好的人太多太多了。我上千个员工,大部分都是女生,都很单纯,思想品德都很好的。台湾的男生到大陆来了以后,有的被女生骗了,感情又不好,往往是他们所处的环境或者所找的女生所在的圈子有问题,所以找到的人可能会有一点影响到未来的想法。但我所碰到的这些人并不是像台湾人所讲的。其实台湾当年也一样,素质、礼节、道德其实都是要一个过程,都要有一点财富的累积,富而好礼,就像现在苏州这一带,生活条件改善很多,老百姓的素质、涵养都很好的。所以这都是一个过程。”

  陈先生一直记得早期他在徐州经历的两件事,他说那小小的事情足以反映大陆人中那优秀品质的一部分:“那时候大概是2000年的时候,一个烧饼两毛钱,我买了一个吃,味道不错,我说老板你多放点葱,我买10个,吃完饭过来,烧饼做好了,我就给他5块钱,不要找了,因为他有多加葱,而且重新做了,这个老板打死都不要,他就说我就要两块钱就好了;第二次我又到徐州去,我坐计程车,我说你把我整个徐州绕一绕,对徐州熟悉一点,他就开车东转转、西转转、沿途一直在跟我介绍,这边什么,那边什么,实际上绕了一两个小时之后,最后车前就是六十几块,我就给他100块,我就说不要找了,出租车司机也是不肯收,他就说我就收60块,不要多收。”

  如今的陈先生和李红都想就这么长长久久地在苏州生活下去。除了打理生意,还一直致力于推动两岸之间的交流往来,李红告诉我,她现在经常和台湾的朋友一起组织举办古琴交流等活动,还和妇联一起组织了两岸白领交友会,借用自己这个酒吧为两岸年青朋友提供交友平台,她认为,两岸只有多沟通多交流才会相互了解更加理解,海峡两岸原本就是一家人,不能因这人为的、政治的问题相阻隔。


分享到:
   [责任编辑:刘可]  
  相关稿件
 
 
666新闻广播
783闽南话广播
996都市阳光调频
906汽车生活广播
979综合广播
音频点播
  新闻广播 闽南话广播  
视频资讯
 
本网站由海峡之声广播电台主办,版权归海峡之声广播电台所有  闽ICP备07063067号
地址:中国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园垱街15号 邮箱:hxzs#vos.com.cn(请把#改成@) 邮编:350025
欢迎访问海峡之声网,建议使用IE内核浏览器、分辨率1024*768浏览本网站
技术支持:北京经纬中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