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政点评
霸权干涉和地区安全――中东和平进程的个案分析
 

海峡之声网  2003-06-18 22:00:27
 

  [内容简介]冷战结束后,原本被美苏争霸掩盖的中东地区矛盾日渐暴露且愈演愈烈,对地区乃至世界和平造成巨大的危害。而作为世界头号大国的美国一直以来为维护其自身利益,依靠自己的强大实力对中东事务进行着霸权干涉。历史已经证明解决中东问题必须有美国的参与。本文就是在如此背景下,在对美国与中东地区事务之间特殊关系的分析之上,提出一种因势利导的、利用霸权干涉为中东和平进程服务的理论模式。

  [关键词]霸权干涉安全中东和平进程

  [作者简介]孙晓伟、杨晓虎,海军蚌埠士官学校政治理论教研室助教、讲师

  一、霸权干涉的特征

  霸权主义,强权政治自其诞生之日起,就外在地表现为插手别国或地区的内部事务,从人权问题到核扩散,从环境保护到地区安全,在国际事务的方方面面都有霸权干涉的踪迹。无庸讳言,冷战结束后世界虽然呈现出多极化的趋势,但美国通过其日益壮大的实力逐步确立了由其主导的一超独霸的国际关系格局。作为一个世界上拥有无可比拟的经济、政治、军事实力的国家,美国自然成为霸权干涉的主要主体之一。

  干涉(Intervention),是指一国对别国的内部事务或两个国家间关系的专横干预1。从干涉的行为主体不同,可以分为霸权干涉和国际干涉两类,前者是指某单个国家为追求某种国际关系格局或实现其战略利益的需要,依靠其强大的实力对别国或地区事务进行的干预行为,后者主要是指“由国家共同体执行的对违反国际规范和反对公认国际社会志愿的改造或叛乱行为的强制行动”。2按照干涉的内容可以划分为人道主义干涉(Humanitarian Intervention),军事安全干涉等,在本文论及冷战后时期的中东地区而言,主要考察的对象是以个体形式出现的、多种手段并用的进行霸权干涉的美国。

  中东地区目前最难以解决,也最基本的难题是和平问题。由于美国在二战之后直接参与了重新塑造中东地区政治格局的历史原因,再加上冷战结束后美国漠视世界舆论和其他国家或组织的影响,在中东地区逐步确立了其一手遮天的局面。不论是维护美以特殊关系的需要,还是为了确保美国中东石油供应顺畅,美国在面对中东地区最复杂的和平问题上,早已成为“主导者”。“正是因为中东对美国和美国的重要盟国以色列来说是一个关系到核心利益的地区”,3美国自然要参与其中,这就形成了历史和现实中不可忽视的霸权干涉与地区安全的重大课题。

  冷战结束后美苏争霸掩盖的地区矛盾日渐暴露,从民族、宗教到领土、资源,其矛盾的复杂程度使任何一个国家不敢过多涉足。乐于管理世界,拥有强大实力的美国自始至终参与其中。不论是巴以和谈,还是遏制恐怖主义蔓延、打击地区扩张势力,美国总是表现出极大的热情,而且历史也不断证明美国的干涉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缓和危机、维护地区稳定的积极作用。而从美国对中东地区进行霸权干涉的行为来看,其主要是以美以特殊关系为基点,以美国超强实力为后盾,依托其在该地区的力量存在,采取经济、政治、军事等多种手段,从而产生的对该地区事务的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力,实现对地区和平进程的主导。可以说中东事务上的霸权干涉痕迹无处不在,但不论阿以之间是和是战,其核心仍是美国国家利益的需要。因此,对待霸权干涉的态度要做到辩证地看待,坚持两分法,在实现地区稳定、安全的短期(short-term)效益可以假以利用,对于关系长期(long-term)利益的地区和平与中东地区事务,必须在尊重当事国主权的基础上排除霸权的影响。

  二、霸权干涉在中东地区存在的客观必然性

  长期以来,美国之所以对中东事务插手较多,是和其自身的思想观念与战略利益息息相关的:

  从思想观念上看。通过对美国历史的考察,就会发现美国自建国之初就自认为自己是上帝选择的一个特殊国度,是“山颠之城”、“上帝的选民”,负有把世界从“苦海中拯救出来的使命”。1尤其是在美国经济、政治、军事实力大为增长之后,美国不再满足一般性的参与国际事务,他开始谋求对世界的领导,规划一个有利于己的世界格局,妄图建立一种“美国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正如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所言:“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在国际社会中承担真正领袖的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美利坚合众国”。但是这种“天赋使命”的神话表现在美国外交关系上时,已经变成崇尚实力为主导的肆意干涉,完全是服务于美国战略利益的一种工具,成为“粉饰美国外交的一种虚幻”。另一方面,历史形成了美国人务实主义传统,在外交上就表现为现实主义,在国际社会中维护和追求本国利益自然而然成为了其基本行为模式,为了实现利益不惜采取一切正义或非正义的手段。正是由于美国这种自命不凡、惟我独尊的心态,在国际事务中必然要把自我价值观强加给其他国家,对不满足其要求的国家就要打压,对不符合其利益的事务就要干涉。

  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仰仗自身强大实力,妄图独霸世界,在世界各地驻有军事力量,对国际事务动辄经济制裁、武力干涉。尤其是在中东地区,美国为谋求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一直公开地袒护以色列,“52年来,美国从未拒绝过以色列的任何愿望”(以前总理佩雷斯),并不断压制以巴勒斯坦为代表的阿拉伯世界,左右着中东和平进程的发展。

  从战略利益上看。美国在中东的利益是要包括安全战略利益,盟友的生存利益,石油资源利益和经贸利益等多个方面。冷战时期为了抗衡苏联在中东地区的扩张,冷战后则主要侧重于削弱地区强权势力和激进的民族主义势力,为了追求在中东地区的霸权地位,美国一方面扶植以色列制衡阿拉伯世界,另一方面又推动以巴和谈为主流的中东和平进程。同时,美国也采取扶植“代理人”(Proxy)的政策,把伊朗(巴列维时期)和沙特阿拉伯作为实现其海湾改革战略目标的两大支柱,即70年代兰国的海洋地区实行的“双柱政策”(Twin pillar policy)。在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后,美国更是不惜联合盟国对伊动用武力,进行军事打击。时至今日美伊关系仍是剑拔弩张,互不妥协。

  以色列一直都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最重要的盟友,其利益的代言人。美国前驻埃及大使馆约翰、巴迪尤(John Badeau)曾说过,“以色列代表了我们在该地区的最持久的直接利益……使以色列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当然就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承诺。”1在冷战时期,以色列一直担当着美国用以遏制苏联的傀儡角色。冷战结束后,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存在,成为保持地区均势,抗衡民族主义激进势力,实现并维护美国在中东战略利益的重要前沿力量。

  由于中东地区拥有约占世界总储量66%,达907.6亿吨的巨大石油资源,作为世界第一耗油大国的美国为了实现国际石油市场价格的稳定和中东石油供应途径的畅通无阻,他必然要不惜使用一切手段来维护。而保持一个势力均衡的中东地区则是最重要、最直接的需要。为了遏制地区大国势力的崛起和阿拉伯世界统一团结、联合控制石油价格、反击霸权干涉。美国一面使用武力进行打击,另一面不惜以盟友关系拉拢少数国家使其成为附庸,意图以此来分化瓦解阿拉伯世界。

  此外,美国通过与中东地区国家发展经贸关系,已经获得了相当丰厚的回报。近几年美国对中东地区的出口额均在百亿美元以上,且呈上升趋势。尤其是军火贸易,更是成为美国资本家和发财致富的重要途径。据统计,80年中东各国军费开支总额高达6000亿美元,中东武器交易额是世界军火交易的三分之二,是世界最大的武器销售市场。海湾战争中,美国并未彻底击垮伊拉克,使之成为中东地区的定时炸弹,其他国家为了自保不得不从美国购进大批先进武器,更增加了美国军火贸易收入。此外,美国保持巴以之间不战不和的状态也为其向阿以双方销售军火提供了前提。

  正是因为美国思想深处的干涉理念根深蒂固,加上中东地区存在着美国的巨大战略利益,中东地区的事务必然要经受美国的霸权干涉。这种干涉不论中东地区国家是否愿意接受,它都必然存在,并且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不会消失,甚至不会弱化。

  三、中东和平进程离不开霸权干涉

  在霸权势力干涉中东的必然性影响下,美国与中东地区关系盘根错节,已经呈现出不可分割的状态,更为严重的是中东地区矛盾的解决也逐渐不能离开美国的干涉。不论是巴以冲突双方之间的调解,遏止地区强权势力的膨胀,还是理清中东地区国家间的“恩怨情仇”都必然需要美国介入。可以说,美国已成为中东事务的当事人之一,而不再是一个旁观者。从历史和现实来看,美国对中东事务的影响已逐渐成为中东格局演变的关键性因素。不论中东地区国家是主动还是被动地受到美国的霸权干涉,中东和平进程与美国霸权已经形成一种必然性的联系。失去霸权干涉的中东地区,可能出现地区强权国家对地区安全格局的巨大挑战,原本宗教、民族、领土、资源矛盾纠葛繁多的中东可能成为世界上最不稳定的地区,从而影响世界的和平与发展。

  首先,从二战结束后,日渐紧迫的阿以和谈问题,自始至终就不可能脱离美国的干预。从第一次中东战争美国向以色列运送武器装备到十月战争中美国借助以色列和苏联对抗,从美苏共同主导下的日内瓦中东和会到克林顿主持巴以戴维营会谈,美国对中东事务的介入程度日渐加深。为了推动巴以和谈向前推进,美国不惜动用本国财力对阿以双方施以利诱。在1991年正式启动中东和平进程之初,美国就许诺向埃及每年提供21.5亿美元的援助(其中军援12亿美元),向以色列每年提供30亿美元经济援助和大量武器装备等手段促使阿以双方走向谈判桌。而在克林顿政府时期,自其上台之初,美国就将推动中东和谈作为其外交的一大重点,表示美国要在阿以和谈中扮演一个“完全伙伴”的角色。事实上,美国通过在阿以间既干预又调解,既提建议又作保证等手段,基本上控制了和平进程的主导权。

  从另一个侧面来看,自小布什上台执政之后,美国强调战略收缩,对中东地区事务显得漠不关心,从而激发了以色列的野心,尤其是沙龙出任以总理、美国对阿富汗进行军事打击之后,以色列更是以打击恐怖主义为借口,大肆侵占巴领土,软禁巴重要领导人,造成了巴以之间大规模流血冲突,使中东和平事业遭到极为严重的损害。

  其次,从美国打击地区强权势力扩张、遏制地区混乱局面来看,中东地区要实现稳定、安全向和平局面过渡,同样离不开美国的霸权干涉。

  在当前世界无政府状态下,每一个国家都会为自己的生存采取“自救(self-help)”,尤其是作为动荡地区的国家,在面对强国环绕的困境下,这种需要更显紧迫。为了求得生存和安全,他们对别国增强国防的自然和唯一合理反应就是增强本国国防,而这又会引起其他国家的类似反应,从而导致无止境的军备竞赛,这已经成为国际政治中的一条客观规律。原本打算以强大的国防实力实现对邻国侵犯的“有效吓阻”,但事与愿违导致军备竞赛的恶性循环。像伊拉克这样一个妄图成为阿拉伯世界领袖、有着扩张主义传统的地区大国,早在1980年2月8日其出台的《泛阿拉伯宪章》中就宣称:伊拉克不仅要保卫本国领土,也要保卫“阿拉伯民族的尊严和原则”,并从事“泛阿拉伯事业的斗争”。为了夺取更多的领土和石油资源,伊拉克走上了向外扩张的道路,不惜采用武力侵略并占领科威特。美国为了打击地区扩张势力以维护其中东利益,在联合国授权下,带领其盟国对伊拉克发动了一场海湾战争。战后,为防止伊拉克再度滋长扩张力量,一面采取武器禁运、经济制裁等手段阻挠伊拉克恢复实力;另一面对伊实行“禁飞令”,并进行持续不断地空袭。对另一个阿拉伯强国、实行政教合一的伊朗,美国也是极力遏制。尤其是在霍梅尼时代,为防止伊朗向国外输出“伊斯兰革命”,美国一直以来就对伊朗“使用外交和经济措施以及军事威胁来遏制”。1(美国前国务卿克里斯托弗)。而1996年“达马托法”的出笼和实施就是这种遏制的又一次升级。此外,对美国所谓的“无赖国家”(中东地区就占五个:伊朗、伊拉克、苏丹、利比亚和叙利亚),美国认为他们“长期不能与外部世界和平共处”,“不断追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企图以这些武器欺辱弱邻,与世界讨价还价。这些行为会削弱美国的军事优势,对美国与世界安全造成威胁”。2正因为如此,美国对这些国家也是采取各种遏制手段阻止他们的发展壮大。可以说,美国的这些举措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防止地区大国扩张、恐怖主义蔓延所引起的地区更大规模动荡。

  四、一种推动中东和平进程的理论模式

  历史发展过程中的客观现实已经为美国这个中东和平进程的主要影响者的积极性作用的另一面给予了充分证实。虽然美国作为霸权势力的代言人,已成为地区不稳定的主要根源,虽然美国过多地参与中东地区事务,奉行单边主义(Unilateralism)政策,为实现自身利益不惜损坏中东地区和平进程,导致阿以双方大量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但是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在现阶段突然之间失去美国对中东地区事务的干预,中东和平进程并不会出现多大转机,甚至可能导致更大规模的地区动荡。“事实上,美国仍然是不可缺少的国家。有时候,美国,也只有美国,才能在战争与和平,自由与压迫,希望与恐惧之间起决定作用”。3正如前文所述,美国已逐渐成为中东地区事务的当事人之一,离开这个强大的主导力量以色列可能乘机兴乱,伊拉克扩张势力可能逐渐复活,地区恐怖主义可能迅速滋长和蔓延。所以为维持中东地区的相对稳定,这种霸权势力还具有存在的合理性。如1997年8月4日美国(时代)周报上说到那样,“国际体系的权力机构必须由一个主要强国来建立和维持”。这句话虽然暴露了美国自大的心态,但至少对现阶段的中东地区是实用的。正是因为中东地区各种力量的组成特征(如示意图一:中东地区各主要力量对比),才使美国在此有发挥作用的舞台。如图所示,以色列的力量明显大于巴勒斯坦,而且和阿拉伯的世界其他反以国家的实际力量之和相差不大,就决定了阿以之间的争斗难分伯仲(四次中东战争就是明证)。而美国拥有镇服双方的足够力量,且和阿以之间存在共同利益(阿以之间也有共同利益),他可借助其强制手段使阿以双方停火,实现地区稳定,以共同利益促使双方走向和谈,最终建立互信安全机制实现和平(如示意图二:美国霸权干涉下的中东和平进程)。

  但在和平进程向前推进的过程中,必须时刻警惕美国两面派的手法。因为美国四处干涉,到处插手别国事务的一个简单逻辑是美国自认为自己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领袖。而其深层次的原因是追求自身的现实利益。即通过干涉,美国一方面可以显示其“权力”(power)使被干涉国家摄于压力从而对美国俯首称臣,另一方面可以推进国际关系格局向美国预先设计好的方向发展,为美国全球扩张创造一个更有利的国际环境。霸权干涉毕竟是围绕一己私利而为,它带给地区局势深远的影响仍然是不稳定。我们只能利用霸权干涉在实现地区安全与稳定上的积极作用,即在如图二所示的第一环节上发挥作用。为了防止美国对中东事务的过多干预,个人私欲的过度滋长,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尤其是联合国和世界上爱好和平的力量对之予以监督。在实现地区安全后,美国的霸权干涉就必须逐渐淡出中东舞台,最终实现利用美国霸权干涉为中东和平进程服务的目的。(卢伟峰)

【来源:海峡之声网 责编:梧桐】 【 】 【发言】 【推荐